独家|新业态下的商标维权判定焦点

独家|新业态下的商标维权判定焦点

因认为广东第六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擅用“蚂蚁金服、支付宝”商标、字号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蚂蚁金服、支付宝两原告将广东第六感公司诉至法院,要求被告停止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和不正当竞争行为、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800万元。

2月14日,杭州中院再次开庭审理本案,IPlaw记者旁听并梳理了此案的来源去脉。

本案围绕以下5个争议焦点展开,记者基于此整理了3个模块,以供读者交流。

1、两原告是否具备诉讼资格?

2、本案中所有的被控侵权事实能否指向本案的被告,能否证明被告实施或者参会实施了涉案被控侵权行为?

3、原告的商标侵权指控能否成立?本案中被控侵权的使用形态是否在原告所指控的三个服务类别上,并具有来源识别作用。在第二个争议焦点成立的基础上,被告的行为能否被认定为三个服务类别上面对涉案商标进行了使用?

4、被告创建主张的使用行为属于对涉案商标的合理使用能否成立?

5、原告所主张的多项民事责任承担方式是否合理?

本案围绕被告是否构成侵权,以及被控侵权的使用形态是否在原告所指控的3501,3503、4209三个服务类别上面,使用的涉案标识是否具有来源识别作用成为本案最大的争议点。同时这也是本案作为跨界新业务形态下的新问题,因此本案对于以后类似案件地判定也将起到重要的参考作用。

诉争商标“支付宝”2016年由阿里巴巴集团成功申请在第42类上,具备网站服务类似群的专用权

诉争商标“支付宝”2016年由阿里巴巴集团成功申请在第35类上,具备广告销售类似群的专用权

1、冒充官方兜售“支付宝小程序”进行商业活动

2018年上半年,以“‘新零售 新电商 新生态’支付宝应用公测全国巡回研讨会”为名称的系列研讨会相继在全国多个城市召开。

但是,这一系列看起来很官方并明确使用了“支付宝”以及印有本案两原告蚂蚁金服及支付宝商标字号的易拉宝的活动却并非两原告举办。

在最近的一场活动中,上述研讨会以“移动营销服务中心”为主体,再次出现在了湖北省并大范围的招商引资。值得注意的是,这家名叫“移动营销服务中心”的举办方的工商主体名称正是被告广东第六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这因此成为了本案两原告指控被告第六感公司侵犯涉案商标及字号权的直接证据。

原告方诉称,此前在全国多地举办过的上述系列研讨会皆为被告策划,其在活动邀请、会议现场等过程中使用了支付宝以及蚂蚁金服品牌logo等素材。在招商的过程中,主办方向商户传达了本次研讨会是“支付宝官方活动”的假象,构成对两原告商标侵权,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被告以应用名称唯一性、永久使用权、垄断权、官方优惠扶持以及小程序售后维护向商户承诺并引导签署 “支付宝小程序” 软件开发合同来进行商业盈利,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原告代理律师还诉称,支付宝接到了大量商户的投诉电话。参加过研讨会的用户称,自己在会场上被诱骗签订合同,如果不同意,举办方会借由“官方资源紧缺,名额有限,以及各种大幅度优惠”等词语进行诱导,直到商户签订了合同…但事后,合同中涉及的软件服务并非会议的举办方,皆为被告第六感公司负责开发。

根据原告代理律师调查取证的资料显示,单次举办的上述研讨会的收入以及用户签订合同支付的软件开发费用,大比例的由被告第六感公司收取。在活动现场看到的物料以及海报设计,也皆由被告公司通过邮件发送给举办方进行制作。

原告因此证实,被告第六感公司是该系列研讨会的策划主办方,应当对侵权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2、第三方公司侵权,受益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被告第六感公司代理律师辩称,以“‘新零售 新电商 新生态’支付宝应用公测全国巡回研讨会”并非原告所主办,且物料及海报上皆无被告的公司名称,因此原告无法证明该系列活动为广东第六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主办,也无法证明活动为移动营销服务中心举办。

被告辩称原告的商标侵权指控不能成立,因为被告公司的字号名称等未出现在主办信息上,并非系列研讨会的策划主办方,且原告无法证明“会议现场使用的易拉宝等物料和被告发送的邮件中的物料是一致”,但被告也间接承认了,第六感公司通过设计海报并发送给研讨会的举办方参与了会议的举办,但并非主办单位。被告还辩称,其与研讨会举办方是授权合作的第三方关系,被告承担了后续的开发服务,因此也承认了与第三方瓜分会议的收入以及软件开发费用属于事实。

在原告方要求被告律师解释合同涉及的软件服务属性时,被告方称不清楚不予解释。

本案庭审辩论环节较少,在原告就证据材料的补充和解释环节中,被告因多份官方涉案文章的发布和在职员工的前后矛盾处于下方。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在本案2018年5月立案后,移动营销服务中心于7月发布了一则声明,内容显示“有人冒用被告方名义举办上述研讨会。”

移动营销服务中心官网声明

这则内容同样被原告代理律师用作证据,问及为何不发起维权诉讼,被告方表示“没有蚂蚁金服那么财大气粗,并不打算追究责任。” 显然,这一行为颇有“恶人先告状,为自己洗白之嫌。”

法官认为,被告方虽然没有在会场上展露公司商标字号等信息,但是通过邮件和签署的具备法律效应的合同来看,被告方依据民事法无法逃脱法律责任。

3、跨界业态下的新问题,精心策划骗局深

就本案来看,被告公司以“移动营销服务中心”为主体在全国开展小程序软件开发服务,真实的工商名称——广东第六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鲜有涉及,这因此被原告指控为“被告精心策划的骗局”以此规避法律风险。

如同被告就此发表的答辩:原告的所有证据已经证明,被告第六感公司没有参与实际的经营活动,最后负责经营开发的是移动营销服务中心,所以不需要再解释,原告方的证据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因此回到了本案的第二大争议焦点——能否证明被告实施或者参会实施了涉案被控侵权行为?根据原告掌握的证据来看,在研讨会现场一名讲师在现场发表演讲并煽动商户购买,而这位讲师同时也是“移动营销服务中心”的员工,有关其演讲内容的文章会后刊登在了“移动营销服务中心”官网。被告律师对此表示不清楚。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移动营销服务中心”官网无主体信息的介绍,但来自百度贴吧以及多个网页链接显示,有商家遭遇了移动营销服务中心和被告第六感公司诈骗,内容显示被告方通过技术手段以刺激其持续缴纳开发所需的服务费。

网络上关于对被告的举报信息

事实上,这样的行为目前在小程序App等软件开发领域较为常见,由于商户和用户本身没有太多技术经验,因此这成为了有心之人的精心布局。

据了解,有不少商户投诉到支付宝,称通过前述研讨会缴纳软件开发服务费的商户被骗取费用2-5万元不等,要求支付宝给说法。由于软件开发行业的技术门槛导致了这个行业有“水深”的标签,本案研讨会的用心之处在于通过使用两原告多个商标和字号,向用户传达了支付宝官方背书的假象,从而诱导商户买单。

而买单的后果通俗理解就是主办方赚到了钱,但小程序和后续开发维护的锅却甩到了企业身上。这对企业的品牌声誉造成了恶劣影响。

就本案来看,原告诉称,支付宝小程序的开发一直以来都有稳定合作的供应商。被告通过研讨会单次盈利不低于10万元,且声称要在全国举办巡回研讨会100余次,此等行为对支付宝、蚂蚁金服以及小程序开发商造成了极大的损失,而企业商誉的损失更是无法估量。

目前,此案在进一步审理中。有关后续审理情况,IPLaw将持续关注。

本文由来源[IPLaw], 由 知法号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IPLaw]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IPLaw法律社交媒体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扫描下方二维码分享朋友圈)

最新评论

  1. 暂无评论,赶紧抢沙发啦!

发表评论

关闭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