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股份要上市!跨国专利诉讼拖后腿

凯迪股份要上市!跨国专利诉讼拖后腿

这大概就是“比照效应”吧。继捷昌驱动去年6月成功过会,国内线性驱动行业又一龙头企业也开始跃跃欲试。

2018年12月19日,常州市凯迪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凯迪股份)向证监会报送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的申报稿,拟于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开发行股份不超过1250万股人民币普通股(A)股,共募资15.01亿元,其中13.21亿元将分别投资于线性驱动系统生产基地及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和办公家具智能推杆项目,其余1.8亿元则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作为一种实现智能终端产品运动控制的关键设置,该公司生产的线性驱动产品应用于众多智能终端领域,包括智能家居领域的功能沙发、智慧办公领域的电动升降办公桌、医疗器械行业的医疗床及电动护理床、汽车行业的汽车尾门开启系统等产品。

不过,目前全球线性驱动市场主要集中于欧美地区,而中国尚处于市场成长期。一个现成案例就是,捷昌驱动的总市值迄今只有74亿元,因此该公司在开展国内业务的同时势必更倚重海外市场。而报告期内其境外收入占比亦达到五成,受汇率变化影响,该公司近年来汇兑损益波动较大。同时,考虑到中美贸易谈判中针对专利保护问题已成为焦点,凯迪股份此前与境外企业多次专利权纠纷或埋下隐患。

更值得关注的是,虽说家族企业身份一般不会成为IPO进程的实质性阻碍,但像周荣清、周林玉、周殊程一家三口将100%股权握在手中的个案也实属少数,加上该公司股改后多次发生董事、高管人员变动,这些或许都会成为发审委关注要点。

外销业务风险多

财务数据显示,2015年、2016年、2017年和2018年1—6月(下称报告期),该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3.96亿元、5.64亿元、8.33亿元和5.51亿元,增长趋势明显。其中,九成以上的营收源自智能家居驱动系统和智慧办公驱动系统产品。

一般而言,当一个市场处于开拓培育期时,第一方阵企业往往会出现营收连续大幅上升现象;但另一方面,其总基数也相对有限。相比之下,线性驱动产品在欧美的应用较为广泛。以凯迪股份两大核心业务为例,在智能家居驱动系统领域,欧美国家是全球功能沙发最大的消费区域,消费者对其认可度极高;至于智慧办公驱动系统领域,因欧美发达国家一贯重视职业病的防治,电动升降办公桌已大量应用于办公场所。凯迪股份采取“两手抓”策略理所当然,报告期各期境外收入在主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分别达到46.75%、54.07%、54.82%和49.44%,且主要以美元和欧元结算。

一半收入来自境外,公司业绩必然受到汇率波动的影响。2015年、2016年和2018年1—6月,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整体均呈下跌趋势,期间人民币贬值率分别达到6.12%、6.67%和1.67%。受此利好条件影响,该公司上述各期的汇兑收益分别达到534.39万元、1204.64万元和425.91万元。然而2017年人民币对美元5.98%的升值率也使得该公司当年承担了826.00万元的汇兑损失。

此外,《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该公司报告期内曾发生过四起与专利侵权相关的诉讼,且均为与境外企业之间的专利权纠纷。其中两起已经完结,分别为凯迪有限、美国凯迪与OKIN Amercia,Inc公司、Dewert Okin公司关于专利号为“No.5927144”的专利权的纠纷,与LINAK A/S公司、Linak U.S.,Inc.关于专利号为“NO.7471020”的专利权纠纷。

另有两起诉讼目前仍在进行中,其一为LINAK A/S认为凯迪股份、欧洲凯迪和Olli Lemola(欧洲凯迪工作人员)在德国销售、运输一种电子升降设备时侵犯其专利权(专利号:EP1621055B1);其二为Limoss US,LLC认为凯迪股份、美国凯迪在制造、使用、销售的线性驱动产品侵犯其专利号为“10066717”的专利权。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法院尚未开庭审理上述两起案件。由于招股书中对于上述争议产品的产量、营收及毛利占比并没有进行详细说明,因此尚无法判断如果凯迪股份最终被认定侵犯了涉案专利项下的专利权,相关产品停产是否会对该公司的生产经营造成实质性影响,但多次被卷入专利权官司,公司名声受累在所难免。

凯迪股份在《投资时报》采访函回复中表示,公司目前境外业务的生产经营情况良好。

一家三口100%控股

凯迪股份前身为武进县富达电器厂,由周荣清、周林玉夫妇挂靠江村村委会成立。后因武进县撤县设市,1995年更名为武进市富达电器厂,又于2002年末更名为常州市凯迪电器有限公司(下称凯迪有限)。2016年3月企业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为原凯迪有限的全体股东,除了周荣清、周林玉夫妇之外,还包括二人之子周殊程,以及二人的控股公司凯恒投资,随后夫妻二人旗下另一控股公司凯中投资也以增资方式进入股东名单。

凯迪股份是典型的家族型企业,周殊程、周荣清及周林玉一家三口为凯迪股份的实际控制人,三人在此次发行前合计直接、间接控制该公司100%的股份。其中,周殊程直接持有29.33%的股权,通过凯中投资间接控制60.00%的股权,通过凯恒投资间接控制9.73%的股权;其父周荣清直接持有0.40%的股权;其母周林玉直接持有0.53%的股权。如果按照此次公开发行新股1250万股计算,上市成功后周殊程、周荣清及周林玉直接、间接控制凯迪股份的股权比例仍将达到75%。而且三人在公司中均担任要职,其中周殊程担任公司董事兼总经理,周荣清担任公司董事长,周林玉担任公司董事。

招股书提示称,该公司存在因控制权较为集中而损害中小股东利益的风险。如果实际控制人利用其控股比例优势,通过投票表决的方式对公司重大经营决策施加影响,从事有损于公司利益的活动,将会对该公司和其他投资者的利益造成不利影响。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报告期初至股份有限公司设立前,凯迪有限未设董事会和监事会,而是由周荣清担任执行董事和总经理,周林玉则出任监事。而在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后,该公司董事和高管人员的变动次数多达10次。

2016年2月26日,该公司召开第一次股东大会,董事由1名变为5名,新增周殊程、周林玉、徐磊、Bin Yu为第一届董事会董事,并选举周荣清为董事长;高级管理人员由1名变为5名,聘任周殊程为总经理,Bin Yu、严国红、周燕琴、姚步堂为副总经理。同年3月25日,董事徐磊离职,并新选3名独立董事。6月10日,聘任江翔为公司财务总监。

如果说以上均为股份改制后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的举措,且有利于凯迪股份的经营决策,那么后续的多次人事变动就很可能会为该公司的IPO进程增添不确定因素。

2018年7月6日,公司财务总监江翔辞职。同年8月5日,周殊程辞去董事会秘书职务,5日后陆晓波成为新任董事会秘书,陈绪培成为新任财务总监。10月26日,Bin Yu辞去董事职务和副总经理职务。11月16日,陆晓波又被选举为董事会董事。

针对上述情况,凯迪股份相关负责人向《投资时报》强调,公司目前管理层稳定,生产经营正常。

据《投资时报》研究员了解,出于对公司决策和经营持续性、稳定性的考虑,“发行人近三年董事、高管是否发生重大变化”一直是证监会对想要在主板上市的公司较为普遍的关注点。虽然对于何为“重大变化”并无明确规定,但该公司报告期内频繁的人事变动难免会引来证监会的关切。(原标题/武进周家100%控股的凯迪股份想上市 跨国专利权纠纷隐患不少)

本文由来源[投资时报/研究员 刘晶], 由 知法号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投资时报/研究员 刘晶]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IPLaw法律社交媒体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扫描下方二维码分享朋友圈)

最新评论

  1. 暂无评论,赶紧抢沙发啦!

发表评论

关闭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