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赔9000万!南北“露露”商标纠纷再度升级

索赔9000万!南北“露露”商标纠纷再度升级

继2015年、2017年两次起诉后,承德露露向露露南方发起的第三次诉讼于2019年1月22日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承德露露要求露露南方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犯其注册商标权的侵权产品,赔偿经济损失8990.08万元,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64.83万元,共计9054.91万元;荣诚文华超市应立即停止销售上述侵权产品,并对上述赔偿承担连带责任。

南北露露体系关联

1995年,为了开拓南方杏仁露市场,露露集团与香港飞达企业合资成立露露南方。同时,露露南方也获得了露露商标的使用权。

据了解,露露南方和承德露露均源出于露露集团,是露露集团先后发起设立的两家控股子公司。为开拓南方八省市场,1996年3月,露露南方由露露集团和香港飞达企业公司在汕头合资成立,注册资本668万元,露露集团占51%,飞达公司占49%。1997年,露露集团在国企改制过程中,单独拿出集团中的优质资产改制成立上市公司承德露露。

“先有汕头露露,后有承德露露,南北露露本是一家!”8月13日,露露南方发布声明称:“汕头露露使用露露相关商标和专利的权利,在公司成立之初即由当时享有这些知识产权的露露集团授予。后来继受这些知识产权的承德露露,也已通过签署一系列备忘录的方式授予汕头露露继续使用这些知识产权以及在其基础上衍生出来的新的知识产权。”

此后,从2011年开始,南北“露露”商标纠纷持续了近七年。

南北露露商标之争

原告承德露露诉称被告露露南方未经公司许可,擅自将本公司2010年9月14日获准注册的第7518767 号“露露”图形商标用于其生产制造的杏仁露产品包装盒或包装罐上,侵犯了公司的商标权。
被告二北京荣诚文华超市,擅自销售上述“汕头露露公司”的侵权产品,构成共同侵权,应与汕头露露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诉状显示,除北京外,露露南方上述侵权产品在全国各大中小城市、各大连锁超市均有销售,侵权范围遍及全国各地。
承德露露表示:“公司是中国植物蛋白饮料的领军企业,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植物蛋白饮料 “露露牌”杏仁露,是公司拳头产品。上市以来深受广大消费者喜爱,‘早餐好 营养,就喝热露露’的观念走入千家万户,成为公司绝大部分利润的来源。公司还拥有‘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中国饮料工业二十强企业’和‘中国 饮料业30年常青藤企业’等多项荣誉。公司主打品牌‘露露’牌杏仁露则是中国知名品牌,中国品牌价值500强之一。”
露露南方被承德露露多次起诉:

2015年6月,承德露露向承德市双桥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称备忘录等相关协议无效,但因缺失部分证据而撤诉;

2017年8月,承德露露起诉露露南方及北京沃尔玛百货有限公司建国路分店侵害公司专利权,由于该案受理期间涉案专利权全部无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驳回承德露露的起诉。

2017年10月,承德露露向家乐福、大润发、华联超市等80多家超市(电商)及总部发送律师函,要求立即下架露露南方生产的“露露”牌杏仁露。

2018年2月,承德露露再次起诉就露露南方及北京荣诚文华超市侵害商标权,并提出9000多万元的诉讼请求。随后,露露南方就管辖权异议上诉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2018年8月,承德露露遭到了露露南方的反诉。汕头市金平区人民法院已受理露露南方诉承德露露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纠纷一案。这也成为多年一直被诉“防守”的露露南方首次反击。

当天,承德露露就此发布了公告并称,露露南方诉承德露露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纠纷一案,露露南方请求法院判令承德露露继续履行应由其履行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义务。

8月13日,露露南方发布了题为“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的声明,就露露南方与承德露露关于“露露牌杏仁露产品”的历史合作情况知识产权许可关系和相关诉讼事项进行了公开说明,并坚称:“汕头露露一直拥有使用露露相关商标和专利的合法权益。”

南北露露争议焦点

承德露露和汕头露露纠纷的焦点在于“露露”商标的使用权。
根据承德露露发表的声明,“自2015年12月31日起,我司已停止与汕头露露公司的委托加工关系。自该日起,汕头露露公司生产的露露杏仁露产品(包括铁罐产品和全部利乐包装产品)侵犯我司商标权、专利权及知名商品包装、装潢等权利,属侵权产品。”
在8月13日,露露南方发布声明称:“汕头露露使用露露相关商标和专利的权利,在公司成立之初即由当时享有这些知识产权的露露集团授予。后来继受这些知识产权的承德露露,也已通过签署一系列备忘录的方式授予汕头露露继续使用这些知识产权以及在其基础上衍生出来的新的知识产权。”
露露南方方面表示,2001年底和2002年初,相关的四方,即露露集团、承德露露、汕头露露、香港飞达公司先后于汕头签署了《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就汕头露露对“露露”相关的商标、专利和字号的使用、产品和销售市场划分以及使用费等问题进行了详细约定: “露露集团和露露股份公司确认,汕头露露公司继续有偿使用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使用权“在任何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转让的情况下仍然有效”。
汕头露露公司的“使用权利、责任和义务参照露露股份公司的条件”。
对此,承德露露在公告中称,上述备忘录的签署,未履行任何法定程序,承德露露始终对其真实性、合法性不予认可。
据悉,2015年6月23日,承德露露曾向河北省承德市双桥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判决《备忘录》及《补充备忘录》无效并立即终止履行。由于诉讼过程承德露露缺失了部分证据等原因,于2017年12月4日提出撤诉请求。

承德露露索赔9000万元

2019年1月22日,承德露露诉露露南方及荣诚文华超市商标侵权一案,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承德露露方提出,经调查发现,露露南方未经公司许可,擅自在其生产的杏仁露产品上,使用与承德露露获准注册的第7518767号“露露”文字及图形商标完全相同的图文标识,并公开进行销售;荣诚文华超市对其所销售的产品,未作严格审查,擅自销售上述侵权产品,同样构成侵权,应当与汕头露露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因此,承德露露要求露露南方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犯其注册商标权的侵权产品,赔偿经济损失8990.08万元,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64.83万元,共计9054.91万元;荣诚文华超市应立即停止销售上述侵权产品,并对上述赔偿承担连带责任。
9000万元的高额索赔,因何而来?

承德露露方代理律师称,2012年至2016年的数据以汕头露露公开审计报告中的净利润为准;2017年至2018年2月份为估算数据,大概1500万元至1600万元。

汕头露露方对此不予认可,其表示公司销售露露相关产品的收入不属于侵权获利。

而承德露露则强调,公司早已和汕头露露解除委托加工关系,因此汕头露露自行销售是侵权行为。

庭审过程中,汕头露露申请中止审理。汕头露露指出,本案并非一起普通的商标侵权纠纷,双方发生此纠纷是有历史原因的。汕头露露在法庭上讲述了其与承德露露的历史渊源,表示本案原被告曾为关联企业。同时强调,汕头露露一直被许可使用“露露”商标生产经营露露牌杏仁露,是从1996年一直延续至今的客观事实。

汕头露露代理律师称,本案纠纷的发生是由于原露露集团转让股权,导致承德露露股东、管理层发生变更,汕头露露直指承德露露“新官不理旧账”。

最新案情进展

时隔一个多月,索赔9000万元的商标侵权案再次开庭。

庭审中,双方诉讼代理律师关于核心证据荣诚文华超市出库单和公证书、以及涉案商标是否侵权进行了激烈争论,但由于公证书涉及的侵权产品来源渠道需要核实,案件进入现场勘验阶段。

在此次庭审中,承德露露代理律师进一步解释了索赔逾9000万元的原因。露露南方在举证中已经区分了自销和委托加工的收入,本案中承德露露主张在委托代理加工之外,露露南方未经授权自销的“露露”杏仁露侵犯了承德露露的商标权,2011年至2017年,此部分总营业额是3.78亿元。通过对汕头露露年报资料,可以计算出公司的平均利润率是17.2%。

“在这种情况下,以汕头露露自销数据乘以利润率,截至2017年汕头露露获利在6500万元以上,加上2018年盈利数据后,本案索赔金额是合理的”,承德露露代理律师说道。

对此,露露南方代理律师称,承德露露在向承德市政府汇报时曾表明,商标使用许可费只能由其单方面发出,而承德露露一直没有向露露南方索要商标使用许可费。“这个需要对方先提出,汕头露露才能支付。”

据了解,承德露露提起诉讼前,在全国30多个省市购买了汕头露露的产品,包括利乐包和铁罐装。

露露南方代理律师称,利乐包主要用了露露文字商标,并与外观设计图案相结合,本案涉及的只是250ml的铁罐装露露。而铁罐装只出现在了《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授权范围外的4个地区,且全出自烟酒批发超市,目前无法核查产品来源渠道。若是上述4个地方铁罐装通过符合两份《备忘录》的指定销售地区流入的,其认为汕头露露不存在侵权。

另外,对于涉及本案第二被告荣诚文化超市的相关证据保全和公证书,露露南方也提出了质疑。

“公证书显示,公证员于2017年6月15日来到位于北京市东城区湖南特产大厦底层超市,而与公证书上所提到的北京荣诚文华超市出库单的时间是2017年4月19日,与公证行为发生的时间不符”,露露南方代理律师说道。另外,其表示除了时间,出库单的商品、价格以及字迹均有诸多疑点。他认为,由此做出的公证书也有伪造嫌疑。

对此,承德露露代理律师解释道,小超市管理不规范,很难出具正规发票,往往连出库单都不给。这种情况下,很难要求对方出具正规的发票或出库单。对方提出的模糊和字迹不同等问题,原告承德露露认为,“极有可能是具有复写功能的多联收据,在使用前面一张时复写到了后面多张,导致后面出现了重影问题。”

另外,对于公证书上对“北京荣成文华超市”中的“成”改为“诚”的痕迹,承德露露律师称,这是公证员的笔误,公证员已经补正并盖了校对章。公证书上的内容,均是公证员对所看到和听到的事实纪录。对于出库单和公证书的时间问题,公证员解释称,拿到的出库单就是这样写的,是客观封存,公证员仅客观记录证据的形式和形成过程,并不审查证据内容,公证取得的杏仁露和票据都是当时从北京荣诚文华超市处取得的,对于露露南方提出的相应质证意见,超出了公证保全的范围,相关公证书在程序和实体并不存在任何瑕疵。

《备忘录》效力是否影响审判?

除了商标侵权案件外,承德露露和露露南方还有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纠纷一案,该案在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人民法院(简称汕头法院)一审,尚未结案。

该案的争议焦点是原露露集团、承德露露、汕头露露、香港飞达四方分别于2001年12月27日、2002年3月28日签订的《备忘录》及《补充备忘录》是否具有效力问题。

据承德露露代理律师称,目前该案件正在走鉴定程序,承德露露已经将需要鉴定的内容以及可以鉴定的机构名单寄送至汕头法院,目前正在等待通知。

据承德露露披露的公告显示,两份备忘录承诺,露露南方对“露露”牌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指定区域的使用权,不受该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任何转让,以及汕头露露本身股权和股份比例的变化而受影响。

承德露露代理律师表示,两份《备忘录》的内容,不是公司真实意见的体现,而备忘录里存在不符合商标法的条款,没有法律效力。

露露南方代理律师却认为,汕头露露不存在侵权行为,露露商标的核心在于“露露”二字,而承德露露原封不动的使用了露露文字,只是修改了部分图案。

原露露集团存在的20年里,要求所有子公司都采用“六统一”,包括包装装潢、质量标准等。基于此背景下,汕头露露所使用的包装是20年以来传承的习惯。

承德露露代理律师则再次重申,2006年,露露集团退出承德露露,并将所有露露商标全部转给承德露露。

而所谓的《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用词含糊,按露露南方的解释,许可期限应该是永久的。在作价评估付出巨额费用后,如果公司获得的是一个没有时间限制、类别限制,而且变动后还可以被另外一家公司延续使用的商标,从常理上来看,这是不符合商业逻辑的。“承德露露的商标有近200个,如果本案中,法院认为承德露露新注册的商标也可以被对方使用,那么就默认汕头露露可以无偿使用公司所有的露露商标。”

另外,承德露露代理律师认为,无论两份《备忘录》是否有效力,不对本案产生影响。

因为本案中涉及的侵权商标,是承德露露在2008年新注册的商标,而非由原露露集团转让的商标。

本文由来源[IPlaw综合证券日报、南方日报原被告公告整理], 由 知法号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IPlaw综合证券日报、南方日报原被告公告整理]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IPLaw法律社交媒体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扫描下方二维码分享朋友圈)

最新评论

  1. 暂无评论,赶紧抢沙发啦!

发表评论

关闭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