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名男子假冒注册商标案依法判刑(附判决书)

4名男子假冒注册商标案依法判刑(附判决书)

IPLaw诉讼前线讯 大型建设工程中承包方采购人员与材料供应商共谋使用假冒他人品牌的建筑材料的现象多发、易发,需要精准运用刑事手段予以打击。近日,浙江省高院公布一起4男子假冒注册商标案,该案在犯罪分子的犯罪地位、违法所得、非法经营额、定罪量刑标准等问题上作出了详细分析,具有一定的借鉴和示范价值。

针对实践中常见的多名犯罪分子分工实施共谋联络、造假供货、违法串标的现象,将这些犯罪分子均认定为共犯且不认定从犯,以此严惩整个犯罪链条上的犯罪。针对实践中普遍出现的工程材料款并非一次性结清,部分款项因犯罪活动被发现而未及时收取的现象,应坚持按照能够体现实际销售价格的合同金额来准确认定非法经营数额。针对犯罪分子经常提出的违法所得应扣除犯罪成本的辩护意见,从违法所得的性质和概念入手涤清争议。对实践中仍较为模糊的知识产权单位犯罪定罪量刑标准问题,予以了重点阐明,明确了单位犯罪和个人犯罪定罪量刑标准相统一的现行刑事裁判规则。同时,本案对所有被告人均判处了较高额度的罚金,使其不在经济上占到便宜,有力地震慑了潜在的违法犯罪分子。

【案情介绍】

2013年6月至2015年10月,郑坚强以上海良工阀门厂杭州销售处的名义,多次与浙江汉爵科技有限公司(现更名为汉鼎宇佑信息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爵公司)签订阀门和过滤器采购合同。采用伪造“永德信/YDX”品牌产品商标标签、合格证及检测报告的方式,伪造了假冒“永德信/YDX”商标的阀门供货给汉爵公司用于安吉商会大厦项目建设。郑坚强非法经营数额718534元,违法所得15万余元。后郑坚强投案自首,主动赔偿218000元,取得了商标权人浙江永德信铜业有限公司书面谅解,并预交了案款30万元。

2013年6月至2014年7月,马建军作为汉爵公司项目工程部工作人员,与吴金星共谋将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销售给汉爵公司,用于安吉商会大厦项目建设。后经吴金星与刘友才协商,由刘友才从他处采购贴牌的假冒“新菱/SINRO”品牌的电动阀门,由吴金星出面与汉爵公司商谈有关电动阀门采购事宜,刘友才具体负责供货,二人共同伪造产品配套的合格证及检测报告,假冒广州新菱(佛冈)自控有限公司生产的正品“新菱/SINRO”品牌电动阀门。期间,马建军利用自己掌握采购底价的条件,帮助吴金星报价,以提升利润空间。吴金星、刘友才非法经营数额为516196元,马建军非法经营数额355000元。吴金星违法所得数额226045元,刘友才违法所得数额118960元,马建军违法所得数额30000元。事后,吴金星、刘友才分别登报向商标权人致歉,并赔偿经济损失,取得了书面谅解。马建军预交案款3万元,拟用于退赃。

安吉县人民检察院指控郑坚强、吴金星、刘友才、马建军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向安吉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裁判要旨】

一、非法经营数额是侵权产品的价值,产品已销售的应按照实际销售价格确定。合同金额可以体现出实际销售价格,只是由于犯罪活动被发现而未能收到全部合同价款的,非法经营数额仍应根据合同金额来认定,不能限定于实际收到的价款数额。

二、违法所得是犯罪分子因实施犯罪活动而取得的全部财物,不应扣除犯罪分子为实施犯罪活动所支出的税费,以及运输成本、仓储成本等犯罪成本。

三、单位犯罪和个人犯罪虽然在客观上存在诸多差异,但为加大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对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至第二百一十九条规定的行为,单位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已从个人犯罪标准的三倍调整为相同。

四、假冒注册商标罪的核心在于未经商标权人许可而使用商标。虽未参与初始阶段“以假充真”的犯意共谋,但在事后积极供应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的犯罪分子,应当认定为假冒注册商标罪的共犯,且其所起作用较为重要,不能认定是从犯。

【裁判内容】

安吉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郑坚强、吴金星、刘友才、马建军的行为均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郑坚强系自首,依法减轻处罚;能自愿认罪,已赔偿损失并取得书面谅解,酌情从轻处罚。马建军系自首,依法减轻处罚;能自愿认罪,积极缴赃,酌情从轻处罚。吴金星、刘友才如实供述罪行,依法从轻处罚;能自愿认罪,积极赔偿损失且取得书面谅解,酌情从轻处罚。综上,该院于2018年7月23日判决:

1.郑坚强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六万元。

2.吴金星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三万元。

3.刘友才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二万元。

4.马建军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5.依法分别追缴郑坚强违法所得人民币十五万元、吴金星违法所得人民币二十二万六千零四十五元、刘友才违法所得人民币十一万八千九百六十元、马建军违法所得人民币三万元。

一审宣判后,吴金星、刘友才不服,向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经全案审查,原审并无不当。1.非法经营数额认定问题。第一,吴金星上诉称应按其实际取得的价款而非合同金额来认定非法经营数额。但是,非法经营数额是指侵权产品的价值,对已销售的侵权产品的价值,应按照实际销售的价格计算,本案合同金额可以体现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的实际销售价格,故按照合同金额认定并无不当。并且,非法经营数额在二十五万元以上的,起刑点即为三年有期徒刑,故无论将非法经营数额认定为516196元还是吴金星所称的419136.2元,均不会产生量刑畸重的问题。第二,刘友才上诉称应按其向吴金星的报价而不是按吴金星向汉爵公司的报价来认定其非法经营数额。但经查,吴金星、刘友才系共同犯罪,均应为全部犯罪行为承担责任,故按516196元认定其非法经营数额并无不当。2.违法所得认定问题。第一,吴金星上诉称应扣除其给马建军的3万元好处费。但经查,该笔费用并未计算在其违法所得数额内。第二,刘友才上诉称非法所得应扣除税费、运输成本和仓储成本。但是,违法所得是指犯罪分子因实施犯罪活动而取得的全部财物,不应扣除犯罪成本,故未将上述成本从违法所得数额中扣除并无不当。3.定罪量刑标准问题。第一,吴金星、刘友才的犯罪属个人犯罪,按个人犯罪标准定罪量刑并无不当。第二,2007年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六条已统一了单位犯罪和个人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2004年司法解释中关于单位犯罪标准是个人犯罪标准三倍的规定已不再适用。4.犯罪情节问题。第一,吴金星、刘友才所具有的如实供述、自愿认罪、积极赔偿并取得谅解的情节,原审均已予以认定。第二,非法经营数额在二十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十五万元以上的假冒注册商标罪,起刑点就是三年有期徒刑,原审对其二人判处三年有期徒刑,已属“情节特别严重”情形下该档次最低量刑。第三,吴金星、刘友才上述所述情节,均是从轻处罚的情节,不同于同案犯郑坚强具有的自首这一减轻处罚情节,故不能突破“三年有期徒刑”的量刑档次。5.从犯及缓刑适用问题。从犯是指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罪犯,刘友才负责全部假冒“新菱/SINRO”商标商品的供货,并共同伪造产品配套的合格证及检测报告,所起作用较为重要,不能认为是次要或辅助作用,故不属于从犯。刘友才上诉要求对其适用缓刑,但理由不足,一审对其不适用缓刑并不违反法律规定。

综上,该院遂于2018年11月12日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浙 江 省 湖 州 市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8)浙05刑终187号

原公诉机关安吉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吴金星,男,1983年3月4日出生,汉族,浙江省建德市人,中专文化*****。2017年3月21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安吉县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刘友才,男,1982年4月25日出生,汉族,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人,中专文化*****。2017年3月9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1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安吉县看守所。

辩护人戴先顺,浙江振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黄梦瑶,浙江振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郑坚强,男,1969年11月25日出生,汉族,福建省永春县人,高中文化,*****。2017年2月24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安吉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马建军,男,1984年11月30日出生,汉族,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人,大学文化,*****。2017年5月17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3日被逮捕,同年6月14日被取保候审。现居家候审。

安吉县人民法院审理安吉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郑坚强、吴金星、刘友才、马建军犯假冒注册商标罪一案,于2018年7月23日作出(2017)浙0523刑初491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吴金星、刘友才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并听取了辩护人和湖州市人民检察院的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认定:一、被告人郑坚强假冒注册商标事实

2013年6月至2015年10月期间,被告人郑坚强以上海良工阀门厂杭州销售处的名义,多次与浙江汉爵科技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为汉鼎宇佑信息产业有限公司,下同)签订阀门和过滤器采购合同。采用伪造“永德信/YDX”品牌产品商标标签、合格证及检测报告的方式,伪造了假冒“永德信/YDX”商标的阀门供货给浙江汉爵科技有限公司用于安吉商会大厦项目建设。

1.2013年6月17日签订的合同编号为AJSHY(FM)13060024产品采购合同中,假冒“永德信/YDX”品牌注册商标的阀门208只,销售金额为497502元。

2.2013年6月27日签订的合同编号为AJSHY(FL)13060151产品采购合同中,假冒“永德信/YDX”品牌注册商标的阀门6只,销售金额为37766元。

3.2013年8月19日签订的合同编号为AJSHY(DF)13080108产品采购合同中,假冒“永德信/YDX”品牌注册商标的阀门244只,销售金额为73703元。

4.2013年10月29日签订的合同编号为AJSHY(DF)13100098产品采购合同中,假冒“永德信/YDX”品牌注册商标的阀门24只,销售金额为16334元。

5.2014年3月10日签订的合同编号为AJSHY(DF)14030013产品采购合同中,假冒“永德信/YDX”品牌注册商标的阀门66只,销售金额为10890元。

6.2014年6月4日签订的合同编号为AJSHY(FL)14060034产品采购合同中,假冒“永德信/YDX”品牌注册商标的阀门3只,销售金额为534元。

7.2014年7月7日签订的合同编号为AJSHY(FL)14070039产品采购合同中,假冒“永德信/YDX”品牌注册商标的阀门135只,销售金额为68438元。

8.2014年8月12日签订的合同编号为AJSHY(DF)14080047产品采购合同中,假冒“永德信/YDX”品牌注册商标的阀门5只,销售金额为3080元。

9.2014年12月26日签订的合同编号为AJSHY(FL)14120073产品采购合同中,假冒“永德信/YDX”品牌注册商标的阀门7只,销售金额为4620元。

10.2015年10月12日签订的合同编号为AJSHY(FL)15100025产品采购合同中,假冒“永德信/YDX”品牌注册商标的阀门1只,销售金额为5667元。

综上,被告人郑坚强非法经营数额共计718534元,违法所得15万余元。

被告人郑坚强在亲戚的规劝下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上述涉案主要事实。

另查明,被告人郑坚强已赔偿浙江永德信铜业有限公司损失218000元,并取得书面谅解。案件一审审理过程中,被告人郑坚强预交案款30万元。

原审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证人证言、调取证据清单、扣押决定书及清单、采购及安装合同、工程款支付证书、建设工程造价咨询合同、售货发票、支付情况汇总表、合作协议、采购合同、到货确认单、报审表、进货单、货款支付凭证出账单、银行交易凭证、产品鉴定报告、授权委托书、上海良工阀门厂杭州销售处工商登记信息、浙江永德信铜业有限公司营业执照、商标注册证、核准续展注册证明、情况说明、刑事谅解书、法院票据、收款收据、身份信息、到案经过、被告人郑坚强的供述及辩解等。

二、被告人吴金星、刘友才、马建军假冒注册商标事实

2013年6月至2014年7月间,被告人马建军作为浙江汉爵科技有限公司项目工程部工作人员,与被告人吴金星共谋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销售给浙江汉爵科技有限公司用于安吉商会大厦项目建设。后经吴金星与被告人刘友才协商,由刘友才从他处采购贴牌的假冒“新菱/SINRO”品牌的电动阀门,由吴金星出面与浙江汉爵科技有限公司商谈有关电动阀门采购事宜,刘友才具体负责供货,二人共同伪造产品配套的合格证及检测报告,以此假冒广州新菱(佛冈)自控有限公司生产的正品“新菱/SINRO”品牌电动阀门。期间,马建军利用自己掌握采购底价的条件,帮助吴金星报价,以提升利润空间。

1.2013年6月7日签订的合同编号为AJSHY(FM)13060039产品采购合同中,假冒“新菱/SINRO”品牌注册商标的阀门32只,销售金额为260000元,供货方为杭州标科阀门有限公司。

2.2014年6月12日签订的合同编号为AJSHY(FM)14050033产品采购合同中,假冒“新菱/SINRO”品牌注册商标的阀门7只,销售金额为95000元,供货方为杭州南方机电市场巨欧五金商行。

3.2014年7月17日签订的合同编号为AJSHY(FM)14070042产品采购合同中,假冒“新菱/SINRO”品牌注册商标的阀门34只,销售金额为161196元,供货方为杭州南方机电市场巨欧五金商行。

综上,被告人吴金星、刘友才非法经营数额为516196元,马建军涉案非法经营数额为355000元。其中,吴金星违法所得数额226045元、刘友才违法所得数额118960元、马建军违法所得数额30000元。

被告人马建军在被公安机关询问时,如实供述上述涉案主要事实。

另查明,被告人吴金星、刘友才分别登报致歉广州新菱(佛冈)自控有限公司,并赔偿该公司经济损失,取得书面谅解。被告人马建军预交案款3万元,拟用于退赃。

原审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证人证言、提取笔录、电子物证检查工作笔录、视听资料、调取证据清单、扣押决定书及清单、邮箱信息截图、采购合同、到货确认单、报审表、员工工作日志、货款支付凭证、银行交易凭证、鉴定报告、工商登记信息、广州新菱(佛冈)自控有限公司营业执照、商标注册证、情况说明、刑事谅解书、法院票据、身份信息、到案经过、被告人吴金星、刘友才、马建军的供述及辩解等。

原审认为,被告人郑坚强、吴金星、刘友才、马建军的行为均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被告人郑坚强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减轻处罚;庭审中自愿认罪,且已赔偿浙江永德信铜业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并取得书面谅解,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马建军在公安机关询问时,主动如实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应认定为自首,依法减轻处罚;庭审中自愿认罪,积极退缴赃款,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吴金星、刘友才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从轻处罚;庭审中,被告人吴金星、刘友才均能自愿认罪,积极赔偿广州新菱(佛冈)自控有限公司经济损失,且取得书面谅解,酌情从轻处罚。原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第二百二十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之规定,以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被告人郑坚强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六万元;以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被告人吴金星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三万元;以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被告人刘友才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二万元;以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被告人马建军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依法分别追缴被告人郑坚强违法所得人民币十五万元、被告人吴金星违法所得人民币二十二万六千零四十五元、被告人刘友才违法所得人民币十一万八千九百六十元、被告人马建军违法所得人民币三万元。

上诉人吴金星提出,原审量刑过重:本案系浙江汉爵科技有限公司为提高利润指使马建军诱导吴金星犯罪,属于单位犯罪和个人犯罪交叉的情形,应综合考虑案件的基础事实;吴金星主观恶意不大,为初犯偶犯,且本案存在浙江汉爵科技有限公司知假买假甚至主动授意吴金星贴牌的情况;原审对非法经营数额的认定不当,虽然本案合同金额是516196元,但实际销售收入仅419136.2元,剩余部分已不可得,故应按实际收入来确定非法经营数额;原审对吴金星违法所得的计算应扣除吴金星支付给马建军的3万元好处费;同案被告人郑坚强涉案金额达71万元却受到降格处罚,相比之下,吴金星的量刑畸高。综上,请求从轻处罚。

上诉人刘友才及辩护人提出,原审量刑过重:本案应认定为单位犯罪,应按照单位犯罪的标准认定犯罪金额及定罪量刑;即使本案不认定为单位犯罪,刘友才也应认定为从犯,整个过程均系吴金星一手操办,刘友才仅是帮忙;原审认定的非法经营金额有误,刘友才向吴金星的报价仅为207000元,516196元是吴金星向浙江汉爵科技有限公司所报的合同价,与刘友才无关;刘友才的违法所得应认定为6万元,原审认定的118960元还应再扣除税费、运输成本和仓储成本约59000元;本案在浙江汉爵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未到案的情况下,对刘友才径行判决不公平;刘友才系初犯偶犯,认罪悔罪态度好,且已赔偿被害人损失并取得谅解。综上,请求对刘友才适用缓刑。

湖州市人民检察院阅卷后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正确,量刑适当,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郑坚强未经商标权人同意,在同种商品上使用与“永德信/YDX”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并将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进行销售;吴金星、刘友才未经商标权人同意,在同种商品上使用与“新菱/SINRO”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并将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进行销售;马建军与吴金星共谋假冒“新菱/SINRO”注册商标并参与假冒注册商标商品销售的事实,能够得到原判所采信证据的证实。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二审予以确认。

关于各方意见,评判如下:

吴金星、刘友才对上述犯罪事实无异议,上诉系认为量刑过重,理由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一是原审对非法经营数额的认定过高;二是原审对违法所得数额的认定过高;三是原审应按单位犯罪标准而非个人犯罪标准量刑;四是原审没有考虑一些情节。

对第一点上诉理由,吴金星上诉称应按其实际取得的价款419136.2元来计算非法经营数额,而不应按照合同金额516196元来认定。本院认为,首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一款已规定,非法经营数额是指“行为人在实施侵犯知识产权行为过程中,制造、储存、运输、销售侵权产品的价值。已销售的侵权产品的价值,按照实际销售的价格计算”。本案吴金星所称的合同金额可以体现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的实际销售价格,故原审按照合同金额认定非法经营数额并无不当。其次,上述司法解释第一条第二款规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应当以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一)非法经营数额在二十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十五万元以上的”。可见,无论将非法经营数额认定为516196元还是吴金星认为的419136.2元,均在25万元以上,均属于“情节特别严重”,此情形下对有期徒刑量刑的最低起刑点即为三年有期徒刑;而原审对吴金星判处的就是三年有期徒刑,因此原审并未因非法经营数额的认定而产生量刑畸重的问题。

刘友才上诉称应按其向吴金星的报价207000元而不是按吴金星向浙江汉爵科技有限公司的报价516196元来认定其非法经营数额。本院认为,吴金星、刘友才共同实施假冒“新菱/SINRO”注册商标的行为,系共同犯罪,均应为全部犯罪行为承担责任,故一审认定刘友才的非法经营数额为516196元并无不当。

对第二点上诉理由,吴金星认为原审认定其违法所得时还应再扣除其给马建军的好处费3万元。经查,该笔3万元并未计算在其违法所得数额内。刘友才认为原审认定其违法所得时还应再扣除税费、运输成本和仓储成本约59000元。本院认为,违法所得是指犯罪分子因实施犯罪活动而取得的全部财物,对违法所得的计算不应扣除犯罪成本。刘友才所称的税费及成本系为犯罪而支出的成本,原审未将该成本从违法所得数额中扣除并无不当。

对第三点上诉理由,本院认为,首先,吴金星、刘友才的犯罪属个人犯罪,按个人犯罪标准定罪量刑并无不当。其次,2004年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确实曾规定,单位犯罪可以“按照个人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的三倍定罪量刑”,但该规定已经被修改。2007年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六条规定,“单位实施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至第二百一十九条规定的行为,按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和本解释规定的相应个人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定罪处罚”,第七条规定“以前发布的司法解释与本解释不一致的,以本解释为准”。可见,2007年新司法解释实施后,单位犯罪标准、个人犯罪标准是一样的,因此采取何种标准均不会对量刑结果产生影响。

对第四点上诉理由,吴金星、刘友才认为其具有初犯无前科、主观恶意不大、认罪悔罪态度好、积极赔偿、取得被害人谅解等情节,原审量刑过重。本院认为,首先,原审对其二人如实供述、自愿认罪、积极赔偿并取得谅解的情节已予以认定。其次,如前所述,《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已规定“非法经营数额在二十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十五万元以上的”属于“情节特别严重”,最低起刑点就是三年有期徒刑。现原审对其二人判处三年有期徒刑,已属“情节特别严重”情形下对有期徒刑的最低量刑档次。吴金星、刘友才所述的上述情节,均是从轻处罚的情节,而非减轻处罚的情节,故不能突破“三年有期徒刑”的最低量刑档次。

另对吴金星上诉提出的其量刑相较同案被告人郑坚强明显偏重的问题,经查,郑坚强除同样具有自愿认罪、积极赔偿、取得谅解等从轻处罚情节外,还具有自首这一可以减轻处罚的情节,故可以突破“三年有期徒刑”的量刑档次予以量刑。因此郑坚强的量刑较轻,并不违反法律规定,也不构成吴金星可以减轻处罚的理由。

另对刘友才上诉提出的其应被认定为从犯的意见,本院认为,从犯是指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罪犯,而刘友才负责全部假冒“新菱/SINRO”商标商品的供货,并共同伪造产品配套的合格证及检测报告,所起作用较为重要,不能认为是次要或辅助作用,故其不属于从犯。刘友才上诉要求对其适用缓刑,本院审查认为,刘友才要求适用缓刑理由不足,一审对其不适用缓刑并不违反法律规定,对该上诉意见不予照准。

综上,上诉人吴金星、刘友才及其辩护人请求从轻、减轻处罚和适用缓刑的意见,理由不足,不予照准。湖州市人民检察院的建议,予以采纳。

本院认为,原审被告人郑坚强未经商标权人同意,在同种商品上使用与“永德信/YDX”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并将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进行销售;上诉人吴金星、刘友才未经商标权人同意,在同种商品上使用与“新菱/SINRO”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并将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进行销售;原审被告人马建军与上诉人吴金星共谋假冒“新菱/SINRO”注册商标并参与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的销售;其行为均已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原审定罪及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此页无正文)

审  判  长   梁 帅 审  判  员   朱惠明 审  判  员   赵 芳

二○一八年十一月十二日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书  记  员   钱应祯

本文由来源[浙江省高院], 由 知法号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浙江省高院]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IPLaw法律社交媒体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扫描下方二维码分享朋友圈)

最新评论

  1. 暂无评论,赶紧抢沙发啦!

发表评论

关闭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