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婷牌口红涉嫌侵犯“百鸟朝凤图”版权 文创IP宫斗几何?

卡婷牌口红涉嫌侵犯“百鸟朝凤图”版权 文创IP宫斗几何?

IPLaw 4月12日报道 3月6日,广州卡洛莱化妆品有限公司(简称卡洛公司)自有的彩妆品牌“卡婷”,推出了三款古风口红,引发关注和争议的是,卡婷是以“颐和园口红”的旗号在宣传推广,并相应的将这三款口红命名为凤仪红、凤翎红、凤韶红。

据悉,乘着这股“中国风”卡洛公司推出的这三款“颐和园口红”上线24小时,销售量就达到了4000支。

仅上线几天,该系列口红引起了众多网友发声“抄袭故宫口红”的质疑,除此之外,卡洛推出的“颐和园口红”或将面临侵犯著作权的诉讼。记者发现,涉案口红等彩妆产品外观设计所用图案与北京中创文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创文旅)二次创作并享有著作权的“百鸟朝凤图”的作品相似度极高。

“卡洛公司未经许可擅自在其外观设计使用了其享有著作权的图片,并大肆进行市场投放,因此对其侵权情况进行了系列调查并在天猫平台进行维权。” 中创文旅的知识产权维权机构杭州橙知果专利代理事务所的李品在接受IPlaw采访时表示:“卡婷天猫旗舰店上热销的口红等彩妆产品外观设计所用图案与中创文旅二次创作并享有著作权的百鸟朝凤图的作品相似度极高。包括,凤凰颈部的羽毛方向及色彩渐变方式与原著不同,但与中创作品几近雷同;翅膀的纹理及结构与原作相比进行了简化,与中创的作品雷同;凤凰身体羽毛纹理提取加粗,并填充了蓝绿色的色彩,与中创作品极为相似;在配鸟羽毛上将原著羽毛梳理且重新绘制了轮廓,但与中创极为相似。”

图一:卡洛公司的卡婷产品与中创文旅著作权图片对比

“百鸟朝凤图”的设计灵感,取材自颐和园中重要文物——慈禧寝宫“百鸟朝凤”刺绣屏风。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百鸟朝凤图”由中创文旅二次创作二成,著作权归属于中创文旅公司。在这起事件中,引发争议的是,卡洛公司认为找到了颐和园以及另一方IP运营公司达成了“授权”便可使用“百鸟朝凤”图,而颐和园的另一IP运营方“荣钥科技”称,“百鸟朝凤”素材源自颐和园乐寿堂内的“百鸟朝凤”粤绣屏风,于是便联合卡洛公司找颐和园出具所谓的著作权证明文书……由此引发了这场闹剧。

业内法律人士告诉IPLaw记者:“在涉及到文创领域的IP授权合作时,授权双方在开展合作时,核心要素就是要明确具体授权的内容。首先,要明确授权单位有什么权可授,不能去授一些根本不享有的权利。本案中我们已经看到,颐和园管理处对“百鸟朝凤”原作品是不享有著作权的,所以并不存在取得其授权才能对作品进行二次创作和商业开发的问题。同时颐和园管理处拥有数十件“颐和园”商标,这是该单位真正拥有的知识产权。其次,要明确授什么权。比如,颐和园管理处授予的是商标权,那么要明确是哪些商标。可能这些商标的标识是相同的,但如果属于不同的类别,那么它们的权利内容是不同的。最后,授权权利的具体内容要明确。比如,权利标的使用的时间范围、地域范围、使用方式,是独占权、排他权还是普通许可?被许可单位有没有转许可的权利,等等。约定明确,是避免纠纷的基本保证,也是解决纠纷的依据。”

百鸟朝凤图著作权归属之争

据悉,颐和园乐寿堂是慈禧的居所,在其明间(明间,即外间,也称当心间。)两侧各有一副粤绣屏风,东侧的是“百鸟朝凤”,西侧的是“孔雀开屏”。这对绣品,是王公大臣送给慈禧的,由绣娘的集体刺绣而成,并没有作者,因此颐和园不享有该作品的版权。

百鸟朝凤粤绣屏风已进入公有领域。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公民的作品,其发表权、本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权利的保护期为作者终生及其死亡后五十年,截止于作者死亡后第五十年的12月31日。

刺绣也是用针和线把人设计和制作的图案绣制于织物上的一门艺术,因此它必然有一个作品,不过无论百鸟朝凤粤绣屏风的作者是一群人还是一个人,自清代至今,这副刺绣作品早已过了著作权的保护期,因此该著作权早已进入公有领域,无论是谁,当时都可以无偿使用百鸟朝凤图。

图二:原著文物与中创文旅著作权设计图

本文中,百鸟朝凤图是中创文旅依托颐和园的文物百鸟朝凤粤绣屏风独立设计、开发的一款极具美感的文创产品。据悉,在中创文旅绘制前,市场中并没有任何一家公司以此题材作为设计元素。中创文旅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创文旅投入大量费用提炼,培育、推广百鸟朝凤的文化,进行原创设计并进行了登记保护。”

中创文旅是百鸟朝凤图著作权的权利人。这意味着,卡洛公司需要使用百鸟朝凤图,应当找到中创文旅来达成相应的许可,而不是找不享有著作权的颐和园和荣钥科技来掩耳盗铃。

卡婷牌口红涉嫌侵犯著作权

博物馆就其馆藏文物进行“授权”来制作各类文创产品,既然博物馆对大多数馆藏文物并无版权,这里的“授权”究竟是什么权?

业内法律人士告诉记者,这里的“授权”通常不是版权,也不是所有权、出租权,因为博物馆之于馆藏文物,只有妥善保护的权利(更多的应该是义务)、宣传教育的权利、合理使用的权利。而目前,文创产品领域的知识产权纠纷,大多涉及的其实是围绕文物二次创作作品的知识产权问题。

在本文中,颐和园已给予中创文旅对文物再创作的授权。颐和园管理处与中创文旅签署的授权合同中,约定后者有权对颐和园文物进行再次创作且对二次创作的作品享有知识产权。

图三:卡洛公司产品卡婷面膜与中创文旅“百鸟朝凤”图对比

图四:卡婷牌“颐和园口红“与中创文旅“百鸟朝凤”图对比

中创文旅对“百鸟朝凤”创新作品拥有独立的知识产权并在取得国家版权局《作品登记证书》的情况下,受到法律保护,颐和园方及卡洛公司方无权处分该权利。

就本案来看,当涉及到多个文创IP运营主体时,授权生产公司务必要做出正确的判断和选择。业内法律人士对此表示:首先是授权单位,应明确自己的诉求,以选择合适的文创IP运营主体。比如本案的颐和园管理处,是一个文物管理单位,有别于一般市场主体,商业利益显然就不是其首要的诉求。文物保护和文物知识的宣传普及应是其重要的诉求。那么,这类单位在选择授权对象时,当然就要有利于实现其宗旨的文创运营主体。当涉及到多个文创IP运营主体时,授权单位当然可以选择和多个运营主体合作。但这时要注意的是,与不同文体的授权合作内容最好是互补的,至少是不冲突的。而且,作为授权单位,也应该对不同的授权对象有所提示,以避免他们在经营中产生冲突。比如本案中,我们不清楚颐和园管理处是否提示了不同的合作单位,有其他合作单位存在?在卡洛公司选择“百鸟朝凤”作品的具体版本(原作还是二次创作)时,颐和园管理处是否有所疏忽?其次是文创运营主体。第一当然要明确自己在合作中的权利义务;第二,也需要了解,是否存在其他的被授权单位?对自己诉求的实现是否有影响?是否需要有适度的避让等问题。

文创IP维权几何?

据了解,中创文旅自主拥有或者通过品牌方授权使用的知识产权或权益包括:与“颐和园”品牌有关的商标权、著作权等知识产权权利或者权益。

中创文旅相关负责人在接受IPLaw记者采访时表示:通过“颐和园”系列商标的注册人颐和园管理处授权,中创文旅对颐和园相关元素进行开发、生产、销售、宣传和推广并取得了以“颐和园”系列商标相关的一系列文创产品的权利。作为“颐和园”品牌的被授权人,中创文旅不仅通过许可获得了使用“颐和园”系列商标的权利,也有权利用颐和园中的相关元素,进行文创产品开发、生产、销售、推广及宣传的权利。

据悉,中创文旅自2017年9月和颐和园管理处达成合作,并开始为颐和园进行图库搭建、内容开发。仅图库投入就超过300万元,内部外部超过30个插画师,设计师,对颐和园考察超过80多次,颐和园管理处以及文昌院、文物处的正式培训超过30次,利用5个月时间建立了颐和园品牌视觉使用规范手册,图库达到5000余张,涵盖建筑、植物、文物、山水、人物等多个维度的41个系列主题,颐和园成为中国文博体系,第一个有图库的文博单位。

目前,中创文旅享有的“颐和园”和“百鸟朝凤”知识产权权利或权益的产品在市场上获得了巨大成功,在消费者中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影响力及美誉度。

IPlaw致电颐和园文物管理处请其发声,截止发稿前,颐和园方面向本站表示:“不予置评。”

目前,中创文旅以及其维权方还在就该事件进行维权调解,业内人士对此预判:“结果是和解还是走法律途径,要看各方的态度,还会有一个接触、试探、决策的过程。其次,要看卡洛公司是否构成侵权。从目前双方披露的证据来看,中创主张的作品与“百鸟朝凤”原作比,在用色上和细节处理上,明显是经过了他们所说的二次创作,应能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改编作品。本案中卡洛公司的化妆品包装图案和前两者相比,明显与中创文旅的作品更接近。当然,最终要看有权机关怎么认定了。

本文由来源[--], 由 知法号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IPLaw法律社交媒体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扫描下方二维码分享朋友圈)

最新评论

  1. 暂无评论,赶紧抢沙发啦!

发表评论

关闭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