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讼新案 | 谁在阻击晋华的发展?

诉讼新案 | 谁在阻击晋华的发展?

1月10日,福建省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简称晋华)发布公告,针对其2018年9月在美国加州北部地区法院受到的指控,向法院做出无罪抗辩。

晋华官网公告如下:

“福建省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针对其2018年9月在美国加州北部地区法院受到的指控 ,向法院做出无罪抗辩。晋华将向法庭陈述案情,证明其业务的开展始终秉承着最高诚信标准。

晋华已聘请专业代理机构协助其在美国进行法律事务、游说、公共关系方面的工作,共同致力于争取将晋华从美国商务部出口管制实体清单中移除。

在未来的几个月里,几家代理机构将协作提供关于晋华的基本事实,阐明晋华对保护知识产权所做出的承诺与努力,并说明重建晋华与其美国商业伙伴之间正常贸易与合作的重要性。”

在分析这起事件的发酵顺序前,我们先来看看这里面涉及的重要角色。

联华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联华电子),成立于1980年。根据其官方介绍,联华电子为台湾第一家半导体公司,同时也领导台湾半导体业的发展。联电是台湾第一家提供晶圆制造服务的公司。在与晋华集成电路公司的这起案情中,联华电子有一个重要的身份是——晋华集成电路在集成电路内存(简称DRAM)制造中的技术合作伙伴。

根据新华网的报道,联华电子2015年3月26日在厦门投资建设的12英寸晶圆项目——联芯集成电路制造项目,隆重在厦门火炬高新区举行动土典礼。当天出席动土典礼的人员有台湾联电公司董事长洪嘉聪、美国高通公司总裁德里克·阿博利,以及联电公司主要配套厂商高层。

福建省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2月。同年5月,晋华与联华电子签署技术合作协议——开发DRAM相关制程技术。双方共同投资56.5亿美元,在福建省晋江市建设12吋内存晶圆厂生产线,开发先进存储器技术和制程工艺,并开展相关产品的制造和销售。2016年7月,晋华也有了自己的第一座12时晶圆厂。

根据美光在中国的官网介绍,美光科技1978年成立于美国爱达荷州博伊西一家牙科诊所的地下室,最初是一家仅有四名员工的半导体设计公司。根据其介绍,美光对整个中国市场做了重要布局——在西安高新区设有制造工厂,在上海设有设计中心,并在北京、上海和深圳设有销售和营销办事处。

由此来看,福建不在其布局之中。

2018年1月19日,追溯起源

根据晋华官网公告, Micron Technology,Inc.及其相关的利益主体(统称美光)制造、生产、加工、进口、使用、销售、许诺销售的Crucial MX300 2.5-inch SSD 525GB 固态硬盘以及 Crucial DDR4 2133 8G 笔记本内存条(侵权产品)涉嫌侵害晋华专利权。

晋华称美光该等行为未经合法有效授权,已严重侵犯了晋华专利权。

当天,晋华就相关侵权产品对美光提起诉讼——向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诉状, 请求判令美光立即停止侵犯晋华专利的行为,包括但不限于停止加工、使用、进口、销售、许诺销售侵犯我司专利的任何侵权产品,和立即销毁全部库存侵权产品及加工、使用侵权产品之全部相关机台等设备。请求赔偿金额达人民币1.96亿元。

在公告中,晋华表示“全球内存芯片产业经过数次整并后,已形成寡占格局,国际寡头刻意营造技术封锁,甚至采取无端指责国内新进企业之方式意图继续维持垄断控制格局,已严重违反市场经济的原则,也妨碍国家战略的实施。”

晋华同时表明立场——作为内存产业的新进入者,始终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将继续积极捍卫自身权益,坚决依法采取各种维权措施,对于任何涉嫌侵犯晋华专利权的行为绝不姑息。

2018年7月3日,福州中院作出裁定

2018年7月3日,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美光半导体销售(上海)有限公司立即停止销售、进口十余款Crucial英睿达固态硬盘、内存条及相关芯片,并删除其网站中关于上述产品的宣传广告、购买链接等信息。同时裁定美光半导体(西安)有限责任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销售、进口数款内存条产品。

拒了解,晋华此前就美光自有品牌Crucial 英睿达MX300 2.5-inch SSD 525GB 固态硬盘以及Crucial DDR4 2133 8G 笔记本内存条已立案起诉。并称,在进行大量的剖析比对后,确定该等产品的技术方案落入晋华专利要求的保护范围。

根据美光公司在2017年年报中的披露信息,其在中国区的销售额高达104亿美元——在国内内存芯片领域占据60%左右的市场份额。

因本案侵权产品具有使用的广泛性与长期性。晋华表示,无法禁止已售侵权产品在千家万户的继续使用,对晋华已造成持续且巨大的损害乃至伤害。

2018年9月27日,来自美国的反击

据美洲华联社讯报道, 2018年9月27日,美国联邦大陪审团向法庭提交密封起诉书,指控福建晋华和联华电子以及三名台湾人共谋盗窃、输送和从美光公司盗取商业秘密,所有被告均被指控共谋从事经济间谍活动等罪名。

根据美国之音的报道,起诉书说明“被告之一台湾人陈正坤原为美光公司2013年收购的一家电子公司的总经理兼董事长,后来成为美光公司在台湾一家子公司美光记忆体(MMT)的总裁。MMT负责为美光公司制造至少一种DRAM芯片。美国司法部说,陈正坤2015年从MMT辞职,几乎立即开始为联华工作。在陈的安排下,联华与福建晋华合作,由福建晋华提供资金,联华将DRAM技术转移给福建晋华进行量产,技术由两家公司共享。陈后来成为福建晋华的总裁,并负责其DRAM生产设施。”

2018年10月,美国商务部宣布将晋华列入美国限制产品、软件和技术出口的《出口管理条例》的实体名单,而此前中兴遭遇的禁令如出一辙。

2018年11月1日,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在司法部宣布对涉及中国商业间谍所展开的刑事执法行动。指控晋华合谋窃取美光公司的知识产权。

两天后,晋华发布声明表示“晋华公司始终坚定走自主研发路线,不断加大投入,开展内存存储器关联产品的研发、制造,取得了一批专利成果。晋华公司始终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工作,不存在窃取其他公司技术的行为。”

并指责“美光公司把晋华的发展视为威胁,采取各种手段阻止、破坏晋华的发展。美方将晋华列入美出口管制“实体清单”,并采取司法措施。对此,晋华公司坚决维护企业的合法权益,要求对方立即停止错误做法,便利和促进双方企业开展正常的贸易与合作。”

2019年1月5日,联电与晋华暂停技术合作

笔者查阅联电官网,未发现其就本案作出的相关公告。根据经济日报1月5日的报道,在晋华被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后,联华电子表示“已暂停与晋华的技术合作,相关技术团队去留将再做安排。”

同时,联电将缩减与晋华的合作计划,相关技术团队也会裁员。联电表示“与晋华的合作计划暂停,主要是基于司法案件的考虑,商业合约待后续处理,至于协助晋华开发技术的团队去留问题,内部会做适当安排,目前不便透露细节。”

联电目前深陷两难之中。经济日报进一步指出,尽管联电将 DRAM 的发展视为公司未来的主要成长项目,但是,在当前美中贸易冲突越演越烈的情况下,联电还是选择在这场美中的冲突中退出。一些联电的高层担心,一旦联电持续与中国的合作伙伴在DRAM内存上的紧密合作,除了将影响原本联电本身的晶圆代工生意之外,也因为晶圆代工的业务非常依赖与美国相关企业的合作,例如美商应材或是Lam Research,因此最终可能为联电带来更大的麻烦。

论DRAM发展趋势,中国的市场属于谁?

中国政府于2018年11月在WTO的会议上表示,美国对晋华此举行为,违反了WTO规则。晋华仍未开始生产,因此并未威胁美国的动态随机存取记忆体(DRAM)晶片生产商。

拒了解,在全球具备生产DRAM技术的公司仅有三星、SK海力士、美光。如前文所述,中国已经是美光的最大市场,2017年销售额高达104亿美元。

根据中国半导体论坛的报道,今年5月31日,国内反垄断机构对三星、海力士及美光位于北京、上海和深圳的办公室展开突然调查,认为这三大巨头涉嫌垄断市场操纵价格。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对于美光而言,一方面是庞大的中国市场,一方面是上十亿美元的罚金和禁售令,这促使美光不得不借美国政府之手做出报复,或说是对冲损失。”

根据2018年中兴事件和此次晋华事件来看,有人认为这是美国政府再次打压中国高科技产业的机会——目标是,尚未正式进行DRAM生产的中国晋华,意在遏制中国存储芯片产业,提前消除未来的威胁,并在中国半导体国产化路上“设障”。

文/本文由IPLaw根据经济日报、观察者网、中国半导体论坛综合整理

本文由来源[--], 由 知法号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IPLaw法律社交媒体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扫描下方二维码分享朋友圈)

最新评论

  1. 暂无评论,赶紧抢沙发啦!

发表评论

关闭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