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巴布豆对簿公堂!上海知产法院开庭审理一近似商标侵权案

真假巴布豆对簿公堂!上海知产法院开庭审理一近似商标侵权案

真假巴布豆对簿公堂,上海知产法院开庭审理一近似商标侵权案 巴布豆童鞋和巴布狗童鞋是否有关系?BOBDOG和BABUDOG到底谁是真的巴布豆?2019年4月16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审理了一起近似商标侵权案。

巴布豆童鞋和巴布狗童鞋是否有关系?BOBDOG和BABUDOG到底谁是真的巴布豆?2019年4月16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审理了一起近似商标侵权案。

巴布豆品牌源自日本。1995年,台湾人林启东在上海成立上海巴布豆儿童用品有限公司,该公司后更名为巴布豆(中国)儿童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巴布豆中国”)。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巴布豆中国的经营范围是服装服饰、面料辅料、鞋帽、玩具、文具、寝具、包袋、日用品、婴童用品、电子产品的批发、零售和进出口相关业务,并提供相关的配套服务;服装面料领域的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技术转让,品牌营销管理。2003年,巴布豆被评定为“上海市著名商标”。

2017年,巴布豆中国发现一名为“广州巴布豆儿童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巴布豆”)在网上销售带有与巴布豆商标近似标识的儿童鞋类商品。巴布豆中国公司是巴布豆系列商标的权利人或中国大陆地区被授权使用人。巴布豆中国认为,广州巴布豆公司注册并使用“巴布豆”字号的企业名称,在儿童鞋类商品上擅自使用与涉案多个商标近似的标识,极易造成消费者的混淆误认,构成对涉案商标专用权的侵犯和不正当竞争行为,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广州巴布豆公司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广州巴布豆公司在产品名称、外包装盒等处均标注“广州巴布豆”字样,吊牌上印有“巴布豆机能鞋”,购物袋上印有“广州巴布豆公司”,在商品外包装盒、吊牌、购物袋、鞋身等处,印有与涉案商标中的狗头图形相同或近似的狗头图形,侵犯了涉案商标专用权。

一审法院指出,广州巴布豆公司作为同业经营者,在无法提供合理理由的情况下,将“巴布豆”作为自己的企业字号进行登记,并在经营相同产品时使用,主观上存在故意,客观上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构成不正当竞争。

据此,一审法院判决广州巴布豆公司立即停止商标侵权行为,停止在企业名称中使用“巴布豆”字号,在广州报纸上刊登声明消除影响,并赔偿巴布豆中国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12万元。

广州巴布豆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上海市知识产权法院提出上诉。4月16日,上海知产法院开庭审理此案,真假巴布豆公司庭前交锋。

广州巴布豆代理律师指出,2015年9月,来自广东山区的周利珍来到上海一鞋城做营业员,销售泉州市巴布豆儿童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泉州巴布豆”)的童鞋。而后店主将鞋店转让给周利珍,周利珍认为进货价格过高,向泉州巴布豆提出能否自行委托贴牌生产童鞋。

原案被告的丈夫向泉州巴布豆的关联公司福建晋江万泰盛鞋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晋江万泰盛)支付了8万块钱商标转让费,授权周期为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授权商标为巴布豆BABUDOG、巴布狗数个商标。泉州巴布豆向周利珍提出,要设立公司才能进行童鞋生产,随后周利珍在广州注册广州巴布豆公司。工商信息显示,广州巴布豆成立于2016年11月8日,法人为周利珍,注册资本500万人民币。

广州巴布豆代理律师表示,2016年,周利珍委托一浙江生产商贴牌生产了4000-5000双童鞋。童鞋卖不动,周利珍无法支付鞋店的店租,便关了小店,转而在阿里巴巴网上销售剩下的库存。2017年,公安机关接到巴布豆中国的举报线索,对周利珍夫妇实施了强制措施,并扣押了仓库里的9300余双童鞋。一个月后,周利珍夫妇被释放,随后遭到巴布豆中国的起诉。

广州巴布豆代理律师在庭上表示,广州巴布豆的商标来源于第三方转让,系注册商标。“如果说原案被告逾期使用了商标,那也是我们向泉州巴布豆承担责任,与上海的巴布豆中国没有关系。我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如果我们广州巴布豆要改名,那全国数百家巴布豆公司是不是全部要改名?”

巴布豆中国指出,泉州巴布豆囤积了大量商标,已经被商标评审委员会和北京知产法院宣告部分商标无效。

界面新闻记者查询中国商标网发现,泉州市巴布豆儿童用品有限公司于2001年注册了巴布豆两个相似商标,目前一个已被注销,一个被驳回、不予受理;2013年12月26日提交申请注册巴布豆BABUDOG的商标,注册号为13811032,用于版权管理、服装出租、知识产权许可等,目前商标状态显示为“异议中”。2013年12月26日和27日两天,该企业提交申请注册涉及巴布豆的商标共14个,商标状态目前均显示为“异议中”。

界面新闻记者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2014年8月6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曾对晋江万泰盛因商标异议复审起诉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一案宣判,驳回晋江万泰盛的诉讼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曾指出,晋江万泰盛多个商标与巴布豆中国的注册商标在表现手法、设计风格、构图特点等方面较为相近,整体难以区分,构成近似商标;而且,晋江万盛泰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的服装等商品与巴布豆中国商标核定使用的服装等商品在功能、用途等方面相近,关联性较强,属于同一种或类似商品。因此,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晋江万盛泰的多个被异议商标不予核准注册。

该起案件由上海知产法院副院长黎淑兰担任审判长。合议庭在充分听取上诉人和被上诉人的陈述后,归纳该案的主要争议焦点为:广州巴布豆公司是否侵犯了巴布豆中国公司相关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广州巴布豆公司注册并使用含有“巴布豆”字号企业名称的行为是否构成对巴布豆中国公司的不正当竞争等。案件未当庭宣判,将在合议庭评议后择日宣判。

闭庭后,本案法官吴盈喆进行了“以案释法”案例宣讲会,上海市工商联组织近40家成员单位企业代表走进法院旁听并与法官进行面对面交流。

吴盈喆指出,注册商标如果与注册商标之间发生冲突,一般由工商行政部门来裁定。她指出,本案较为特殊,一方面存在商标权利人主动撤销商标的情况,另一方面还存在原案被告虽有授权但使用与授权商标不一致商标的行为,而且前期还存在公安机关调查,存在刑民判断的问题。

她认为,该案涉及近似商标侵权问题。“判断近似商标,首先要以一般公众的判断为原则,假如你是消费者,会不会产生混淆。”同时,对近似商标的判断需要采取隔离观察;也要对商标的文字、图形等构成元素进行整体观察和要部观察,并考虑到商标的知名度和显著性问题。

企业名称相似,是否需要停止使用?吴盈喆表示,这涉及侵权人使用商标的时间、商标知名度、侵权人攀附的主观恶意和是否引起市场混淆等问题。她强调,商标的不当使用,也可能构成刑事犯罪。《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规定,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上海知产法院副院长黎淑兰表示,上海知产法院将充分发挥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主导作用,积极延伸司法功能,认真履行“谁执法谁普法”责任,为上海打响“四大品牌”、营造一流营商环境提供强有力的司法保障。

本文由来源[界面新闻/刘素楠], 由 知法号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界面新闻/刘素楠]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IPLaw法律社交媒体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扫描下方二维码分享朋友圈)

最新评论

  1. 暂无评论,赶紧抢沙发啦!

发表评论

关闭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