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景视觉翻拍孔子像索赔未果(附判决书)

全景视觉翻拍孔子像索赔未果(附判决书)

IPlaw诉讼前线讯 近日,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发布《涉民营企业商事纠纷案件审判白皮书(2016-2018)》,并公开2016-2018年期间“十大”民营企业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典型案例。

其中,北京全景视觉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景视觉)诉广州蓝海豚游船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海豚游船)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引发关注。

称翻拍照片被盗用,索赔一万元遭驳回

白皮书称,全景视觉诉称,公司受让取得电子工业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图片库》著作权,并经国家版权局登记颁发著作权登记证书。该《中国图片库》内有一幅孔子画像的摄影图片。

全景视觉表示,该图片系摄影师拍摄孔子画像图所得,独创性在于素材的选择、正面平视的拍摄角度以及使用人工闪光设备使得拍摄图像保持与原画相应的亮度。

而蓝海豚游船通过其开设的新浪微博账号“蓝海豚游船”发布的微博中使用了上述图片作为配图,已经侵犯其版权,因此诉请蓝海豚游船停止侵权、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1万元。

因照片不具独创性,不受著作权法保护

对此,越秀法院认为,根据全景视觉公司所述及照片显示,涉案照片系摄影师对孔子画像图拍摄形成,采用正面平视角度,并使用闪光设备使照片保持与原画相应的亮度。

可见,该照片的拍摄出发点和最终呈现都是高度完整地再现孔子画像图,是对该画像图的复制翻拍。

而基于该目的,无论何人、何时,对孔子画像图进行拍摄,其所形成的照片都几无差异。故而尽管摄影师在拍摄中投入了劳动努力,但该劳动努力并不能体现出摄影的个性创作,该拍摄过程和拍摄成果也不具有新的艺术性和审美意义。

因此,涉案照片不具有独创性,不属于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

虽然全景视觉公司进行著作权登记的《中国图片库》包含该照片,但由于我国对作品实行自愿登记制度,登记机构仅对作品作形式审查,而不审查其独创性,不能以进行过登记即认定具有独创性。故驳回全景视觉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判决后,当事人没有上诉,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

双方另有照片纠纷,均系被告搜索得来

北京青年报记者查询发现,该案并非全景视觉与蓝海豚游船唯一一次“交锋”。据裁判文书网搜索结果,2018年11月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曾就二者之间的两起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二审宣判。

被告蓝海豚游船因在官方微博使用百度搜索得到的两张照片,被全景视觉起诉并分别索赔1万元。

后一审法院认可全景视觉对涉案两张照片享有著作权,并在考虑到全景视觉的代理人有实际到庭参加诉讼,必然产生差旅费用等因素,基于涉案作品的独创性、知名度、侵权的主观过错、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持续时间等因素,蓝海豚游船为每张照片赔偿全景视觉1600元。

蓝海豚游船辩称下载使用涉案图片时,百度图片网站的图片浩如烟海,无法及时发现该图片为全景视觉具有版权的图片。在接到全景视觉诉讼材料后,公司立即删除相关图片,尽力减少全景视觉的损失,在主观上并无侵犯其著作权的故意。

2018年11月,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二审审理上述两起案子,维持原判,驳回蓝海豚游船上诉。

附:判决书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粤73民终366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广州蓝海豚游船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

法定代表人:吴欣,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铁晋,该公司职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佳德,该公司职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全景视觉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原名:北京全景视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大街****

法定代表人:吕辰,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兴龙,该公司职员。

上诉人广州蓝海豚游船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海豚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北京全景视觉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景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2018)粤0104民初2644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蓝海豚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2018)粤0104民初26449号民事判决并依法改判;2.判令全景公司承担本案一审、二审诉讼费。事实与理由:一审判决的赔偿数额过高,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一、蓝海豚公司对涉案图片侵权无主观故意,在收到全景公司的通知后已立即删除侵权图片。蓝海豚公司对于涉案微博上使用的图片是否侵犯他人著作权并不知情,全景公司诉前亦未明确通知或警告蓝海豚公司相关侵权情况。蓝海豚公司于百度图片网站上搜索下载图片,并非于全景公司网站下载使用。据蓝海豚公司调查,百度图片网站上对图片版权提示的功能于2017年8月1日启用,蓝海豚公司下载使用涉案图片时,百度图片网站的图片浩如烟海,无法及时发现该图片为全景公司具有版权的图片。在接到全景公司诉讼材料后,蓝海豚公司才获悉侵权事实,已立即删除相关图片,尽力减少全景公司因此而造成的损失,蓝海豚公司在主观上并无侵犯全景公司著作权的故意。二、全景公司对侵权图片存在严重过失甚至故意。全景公司未在图片上加注任何版权声明,放任浏览者随意下载,甚至有故意诱导之嫌,诱导浏览者使用全景公司所有的图片,随后在全国进行大范围追踪查看图片被下载、使用情况,并在全国大范围起诉,索要高额赔偿并以此获益。三、在全景公司拥有版权的网站××/,选择微博配图的网络用途时,涉案图片的价格显示为300元/张/年。

全景公司答辩称,一审判决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全景公司向一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请求:1.蓝海豚公司立即停止使用全景公司享有著作权的摄影作品;2.蓝海豚公司在其微博置顶位通过博文就侵权事实向全景公司公开致歉;3.蓝海豚公司赔偿全景公司著作权侵权赔偿金及其他费用共计1000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根据2017年11月15日北京市长安公证处作出的(2017)京长安内经证字第45498号公证书所载,2017年11月6日,在公证处办公室,在公证员与公证员助理的监督下,全景公司的代理人将其带到公证处的《著作权登记证书》(登记号2009-G020270)及《作品著作权登记查询结果》进行了现场扫描并打印,对《作品著作权登记查询结果》所附的样品复制件(光盘)进行拆封并将光盘内的文件进行了打印;兹证明公证书附件一系全景公司的代理人将其持有的《著作权登记证书》及《作品著作权登记查询结果》扫描并打印所得,打印件均与《著作权登记证书》及《作品著作权登记查询结果》的原件相符;公证书附件二系申请人的代理人将《作品著作权登记查询结果》所附的样本复制件(光盘)内的图片文件打印所得,与该样本复制件(光盘)内的图片文件内容相符。上述公证书所附的国家版权局出具的编号为00020270的《著作权登记证书》载明:申请者北京全景视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中国)提交的文件符合规定要求,对吕辰于2007年11月1日创作完成,并于2007年12月1日在北京首次发表的摄影作品《中国图片库1K》(共2256张),申请者以委托作品著作权人身份依法享有著作权。经中国版权保护中心审核,对该作品的著作权予以登记。上述公证书所附附件二中包括涉案编号为1K-14503号的图片,内容为一男一女对视。

北京全景视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于2015年9月2日经核准,名称变更为北京全景视觉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即原审原告。

根据全景公司提交的新浪微博打印件显示,2012年1月15日“蓝海豚游船”新浪微博账户发布的一则微博中使用了涉案被控侵权配图,图片内容为一男一女对视。蓝海豚公司对上述打印件的真实性予以确认,确认“蓝海豚游船”新浪微博系其注册运营,并表示涉案图片来源于百度搜索,其已删除涉案图片。全景公司确认蓝海豚公司已删除涉案图片,并当庭申请撤回要求蓝海豚公司立即停止使用全景公司享有著作权的摄影作品以及蓝海豚公司在其微博置顶位通过博文就侵权事实向全景公司公开致歉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已作出口头裁定予以准许。

另查明,蓝海豚公司系于2016年5月31日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为100万,经营范围包括海事、渔政部门核定区域的休闲观光渔业水路旅客运输等。全景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其经济损失,蓝海豚公司违法所得及全景公司合理维权支出费用。

一审法院认为:全景公司主张权利的涉案图片系拍摄而成,具有一定的独创性,属于摄影作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的规定,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在作品或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但有相反证明的除外。本案中,全景公司提供了载有包含编号为1K-14503号摄影作品在内的作品登记证书,在蓝海豚公司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一审法院认定全景公司是编号为1K-14503摄影作品的著作权人,依法享有该摄影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蓝海豚公司抗辩全景公司对涉案图片不享有著作权,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蓝海豚公司在其运营的新浪微博“蓝海豚游船”中使用的涉案被控侵权图片与全景公司权利摄影作品相比对,构图内容、摄影角度、光线明暗等均一致,为同一作品。蓝海豚公司未经许可在其新浪微博“蓝海豚游船”上使用涉案作品,侵害了全景公司对涉案作品依法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依法应承担停止侵权及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鉴于全景公司申请撤回要求蓝海豚公司立即停止使用全景公司享有著作权的摄影作品以及蓝海豚公司在其微博置顶位通过博文就侵权事实向全景公司公开致歉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已口头裁定予以准许,故对全景公司该两项诉讼请求不再判处。

关于赔偿金额的确定问题。全景公司主张蓝海豚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费用共10000元,虽然没有提交相关票据或付款凭证予以支撑,但考虑到全景公司的代理人有实际到庭参加诉讼,必然产生一定的差旅费用,故一审法院根据涉案作品的独创性、知名度、蓝海豚公司侵权的主观过错、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持续时间等因素,酌定蓝海豚公司承担的赔偿数额为1600元(该款含全景公司为维权所产生的合理开支费用)。全景公司诉请金额超过上述酌定部分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三条第(五)项、第十条第一款第十二项、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第四十九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蓝海豚公司应于一审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合计1600元给全景公司;二、驳回全景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蓝海豚公司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

经审理,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事实予以认定。

本院认为,本案为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情况,结合查明的案件事实,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一审判赔金额是否恰当。本院认为,涉案作品为摄影作品,著作权权属清晰。涉案作品已公开发表,蓝海豚公司有接触涉案作品的可能性,且被诉侵权图片与涉案作品一致,应认定构成侵权。蓝海豚公司未经全景公司授权将涉案作品用于微博配图,侵害了著作权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依法应承担停止侵权及赔偿损失的法律责任。至于赔偿的金额,一审根据涉案作品的独创性、知名度、蓝海豚公司侵权的主观过错、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持续时间等因素判赔金额1600元,已包含了赔偿损失部分及合理维权费用部分,综合考虑本案情况,本院认为该金额并不畸高,二审不予变更。

综上所述,蓝海豚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广州蓝海豚游船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谭海华

审判员  彭 盎

审判员  姚勇刚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三十日

书记员  曾维亮

书记员  张嘉惠

本文由来源[IPLaw综合北京青年报、中国裁判文书网整理], 由 知法号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IPLaw综合北京青年报、中国裁判文书网整理]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IPLaw法律社交媒体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扫描下方二维码分享朋友圈)

最新评论

  1. 暂无评论,赶紧抢沙发啦!

发表评论

关闭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