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名言横飞“鲁迅们”在线打假

伪名言横飞“鲁迅们”在线打假

想让文章出彩?引用名言是个妙招。若论谁的“名言”最受欢迎,著作等身、文笔犀利的鲁迅绝对榜上有名。“学医救不了中国人”“人类的悲观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晚睡的人没对象”……诸如此类的“名言”,统统被标上“鲁迅说过的话”。今后,这样乱贴标签的做法可能不管用了。最近,鲁迅博物馆官网推出的名为“鲁迅说过的话”检索网站正式上线。这也成了网民验证“鲁迅名言”真假梗、进行朋友圈打脸行动的利器。其实,互联网“被名言”远不止鲁迅一人,中国作家莫言、张爱玲、杨绛等也经常“被名言”。也正因为如此,在“鲁迅说过的话”网站走红后,不少网民呼吁“鲁迅们”迫切需要在线打假,以正视听。

鲁迅:这些话我真的没说过

在人来人往的互联网上,你永远不知道,谁会被突然推到聚光灯下。比如,鲁迅。虽然身高只有一米六,经常被主动站起来发言的陈独秀同学挡住,但却是个行动上的巨人。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数十载,有着“中国中学生最害怕的男人”“亚洲第一梗王”“世界上马甲最多的人”的称号,最近还一手捧红了一个名为“鲁迅说过的话”的检索网站。

综合北京《新京报》、《看天下》杂志报道,近日,“鲁迅说过的话”检索系统在北京鲁迅博物馆一经上线,迅速成了网民验证真假梗、进行朋友圈打脸行动的利器。因为上网查“鲁迅说过的话的人实在太多,网站一度崩溃。

很多网民表示,自己被杜撰的鲁迅名言骗了好多年。诸如,“学医救不了中国人”“人类的悲观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人只要有钱,烦恼就会减掉90%以上,情商和智商也会提高,更不会乱发火”……

鲁迅成为网红,大概是从“90后”憋不出作文的时代开始。在一代中国人的潜意识里,再扯的话只要后面加个破折号,都会看起来专业许多。比如:“5X同X,一个神奇的网站。——杨幂”“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郭·狄更斯·敬明《小时代》”“网上95%的名人名言都是瞎掰,包括这句。——沃·兹基硕德。”

更别提鲁迅这种造诣无出其右的大家,任何汉字的排列组合只要扣上鲁迅的名字,便是对的,从来如此。

生活中渴了累了苦了颓了,碰见社会不公人心阴暗了,鲁迅“语录”都是万金油:“傻人有傻福,傻X没有。——鲁迅”“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鲁迅”“管他呢,反正只要任何人说的话后面加上我的名字就显得好像很有道理似的,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说过这些话。——鲁迅”。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鲁迅还时不时要为微商代言:“鲁迅先生说:做生意不要做得太委屈。能卖就卖,不能卖就不卖。利润微薄的年代,你信任我,三言两语就可以成交。”虽然大多恶搞的都很明显,但以上所有,鲁迅都没说过。

鲁迅语录鱼目混珠,而鲁迅的梗却人尽皆知。比如曾让无数语文老师困惑的《枣树》梗,就可以活学活用地造句“我有两张自拍,一张很丑,另一张还是很丑。”《孔乙己》贡献的梗更多了,有装学问者专用的“回字有四种写法”、有实力嘴硬甩锅的“XX的事,能算偷么”。

从影视作品衍生出来的梗也不少,比如中国电视剧《楼外楼》里被网民们疯传的“抓捕周树人和我鲁迅有什么关系?”剧里本是鲁迅用来嘲讽地方官员无知的话,已经成了一个玩名字梗的经典模板。一是角色的本名,另一个是角色的绰号,“抓捕”可以替换为其他动词。

常见的例子就有“抓捕蜘蛛侠跟我彼得帕克(电影《蜘蛛侠》中的主角)有什么关系”“卢本伟开挂和我‘五五开’(本名卢本伟)有什么关系”等。

海内外名人全“躺枪”

其实,在现实生活和互联网上远不止鲁迅一人“躺枪”,张爱玲杨绛、莫言等中国现当代名家都“难逃此劫”——活跃在朋友圈打着名人名号的“鸡汤体”,有很多张冠李戴。也正因为如此,不少网民纷纷表示,上述名家也需要一个“在线打假”网页。

综合《西安晚报》、《河北日报》报道,一些人喜欢引经据典,从上学就开始了。有网民就表示,上学时候写作文,老师要求文中必须要引用名人名言。那时候不学无术,除了知道巴金、老舍、冰心、鲁迅几个人名外,没有读过什么书,更背不出什么名人名言了。好心同桌支了一个妙招:自己编一个看起来很“名言”的句子:有点文采,有点大家都知道的生活哲理,能押上韵;然后附上一个长一点的外国人名字,像这样:“太过于平静的人生是没有意义的,一帆风顺的快乐不会持续,折磨才是常态。要我说,人生就像一块红烧肉,想好吃就得有肥,有瘦。——杰斯沃·兹基卞德”。

2016年杨绛辞世后,人们在朋友圈争相转发“杨绛语录”以表缅怀之情。其中,很多人转发的都是这样一句:“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美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后经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出面辟谣,人们才知道,所谓“杨绛语录”,出自一篇手写体的《百岁感言》,其文句多半是由网民仿造而成。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后,某知名人士曾在其微博分享了“莫言小说里最深刻的十句话”,其中不乏“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人生没有彩排,每天都是现场直播”这样一眼便可拆穿的伪名言。

“有时候,觉得自己其实一无所有,仿佛被世界抛弃;有时候,明明自己身边很多朋友,却依然觉得孤单;有时候,走过熟悉的街角,看到熟悉的背影,突然就想起一个人的脸……”对于这句话,大陆央视白岩松明确表示:“没说过。我没这么文艺青年。”

作家韩寒曾隔空喊话白岩松称:“白岩松先生,你我就占了网上一半的语录,我知道很多话不是你说的,因为很多话也不是我说的。”

“你见,或者不见,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见与不见》实际名为《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作者是扎西拉姆·多多。网上流传的仓央嘉措(西藏历史上著名的诗人)的诗大都是伪作,只有“不负如来不负卿”这首较为可靠是来源于仓央嘉措。

除了谬引中国名人名言外,还有人喜欢借用外国名人的话。“莎士比亚说,第一次见到一个人,体温在38.5℃,就叫一见钟情。”这句在朋友圈热传的莎翁名言并不存在。因为摄氏度的概念由18世纪瑞典天文学家安德斯·摄尔修斯提出,而莎翁早于1616年去世。

乱引名言 偶像坍塌

颇为有趣的是,同普通民众一样,一些娱乐明星也喜欢引经据典,但由于常常误用而惨遭“打脸”,原本想营造有学识的“人设”也竹篮打水一场空。

新浪娱乐报道,去年底,有媒体爆出张爱玲的小说《沉香屑·第一炉香》将改编搬到大荧幕。随后,网上一直有消息说女演员马思纯将出任主角。去年12月15日马思纯发了一段文字,说是读《第一炉香》有感。

这个读后感对于其“粉丝”来说,是爱的。但在新浪微博上坐拥四百多万“粉丝”的大V“衣锦夜行的燕公子”却发出了一声“唉”,引发网民追问叹什么气。其回答道:感觉张爱玲会翻500个白眼。正愁没瓜吃的网民,开始扒起了马思纯以往的微博,发现她多次用错张爱玲语录。

2015年9月8日是张爱玲逝世20周年忌日。马思纯在微博上这样写道:“‘你问我爱你值不值得,其实你应该知道,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今天,张爱玲20周年忌日,家族显赫的你,却在爱情中卑微到尘埃里。”该条微博发出后不久,有资深张爱玲“粉丝”指出这句话出自散文《惘然记》而不是张爱玲的《半生缘》。在张爱玲20周年忌日,发错语录,可谓尴尬。

2011年6月3日,马思纯还曾在微博上发过一长段文字,并标注出自于张爱玲。事后有人指出,那段话来自于七堇年的《偏生要鲜花着景,应这急景流年》。

不过这不是最尴尬的。2016年6月6日,马思纯写给参加当年高考关晓彤的祝福语:“愿你福泽天下”。福泽天下的意思是让幸福惠及天下所有人的意思,不知道当时关晓彤看了之后,会不会觉得压力很大,小小年纪,只是参加个高考,却要背负着天下苍生。

2016年3月26日中国影视圈当红小生鹿晗开第一场演唱会,有些紧张,马思纯送祝福:“呦呦鹿鸣,琴瑟和鸣”。看后让人冒冷汗,呦呦鹿鸣,语出《诗经·小雅》指的是鹿鸣声,而琴瑟和鸣这个成语,比喻夫妇情笃和好。而此时距离鹿晗关晓彤公布恋情还有一年零6个多月,让鹿晗和谁情笃和好?

而明星错引名人名言,马思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广州《南方周末》旗下微信公号“南周知道”报道,在中国演艺圈口碑一向不错的靳东,最近也引来一些争议。先是中国知名脱口秀主持人金星在节目中吐槽靳东最近演的角色太雷同:“《欢乐颂》《外科风云》《我的前半生》都一个样,穿个西装、很漂亮很潇洒地给我一大堆心灵鸡汤,什么事儿都懂。”

该新闻发生不久后,靳东发了一条微博,标志性的繁体字,里面有这样一句“身處荷蘭語區的安特衛普,想起了梵高那句,在這個薄情的世界上深情地活著”。当“粉丝”们一如既往称赞他们的偶像博学多识时,熟悉梵高的网民立即就发现了,梵高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了。于是有人这样调侃:“是鲁迅说的——梵高”“哈哈哈哈哈是的——高尔基”“是我说的,一个好女孩。——艾薇儿”吐槽靳东的金星,不久前自个也被人吐槽了。金星发表了这样一条微博:“鲁迅说:到了一定年龄,必须扔掉四样东西: 没意义的酒局,不爱你的人,看不起你的亲戚,虚情假义的朋友!”可人们知道,鲁迅压根没说过这句话。再早一点之前,还有香港知名演员舒淇微博上转发的“莫言小说里最深刻的十句话”,里面有“什么叫快乐,就是掩饰自己的悲伤对每个人微笑”诸如此类的……对此,有网民引用杨绛的话称:你的问题主要在于读书不多而想得太多。

伪语录流行:浅阅读潮流下的假装深刻

对伪名言的流行,北京光明网刊发评论文章指出,近些年,名人“伪语录”可谓颇流行。一定程度上说,它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一种较为普遍的话语景观。

当然,将伪语录的受欢迎,全推给互联网传播语境的改变,是不公平的。更大程度上来说,伪语录的泛滥,与原著阅读式微,浅阅读、快餐式阅读的兴起,其实是同一问题的一体两面。

不是说碎片化阅读、浅阅读,一定不可行。而是说,如果一个社会只有碎片化的浅阅读,那么,像伪语录的流行,就未尝不具有必然性。更进一步说,当阅读嫁接上知识付费等概念,尽管说它的确可能给一部分人带来了阅读效率的提高,但当阅读变成一种消费,它也可能给人制造一种错觉:只要买了某个知识产品,或者说一天浏览了多少公众号文章,就误认为自己真的在严肃阅读了。但一如伪语录的泛滥所折射的,快餐阅读的流行,很可能只是让更多的人知道了更多的语录——其中就包括不少“伪造”的。

如媒体所盘点的,大多数伪造的名言又恰恰都属于流行鸡汤。因为它们“易共鸣、易传播、难证伪”。从这点也可以看出,哪怕是伪造的语录,它也代表的是一种浅层次的文化追求。而从另外一个角度说,人们习惯引用语录,又恰恰是为了彰显深刻。这其中就有一种难以调和的矛盾:一方面,原著阅读越来越少,另一方面,却又需要以语录来衬托自己的深刻,那么,知识供给有限的情况下,真语录不够用,自然只能靠“伪造”来凑。

对于伪语录的流行,或许可以这样一言以蔽之:深度阅读正在逐渐退场,人们对于“金句”、名人语录的需求更强烈了。当然,浅阅读的泛滥,所可能造成的社会独立思考的弱化,让更多的人无能力去辨识语录的真假。更糟糕的是,更多的人不再在乎语录的真假——“我引故我在”,真假并不重要。

本文由来源[侨报网], 由 知法号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侨报网]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IPLaw法律社交媒体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扫描下方二维码分享朋友圈)

最新评论

  1. 暂无评论,赶紧抢沙发啦!

发表评论

关闭下载